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正文

中国央行将给市场更大利率发言权2015-12-12 10:52:40 | 来源: | 查看: | 评论:0

中金网11月27日讯,长期以来,中国一直都在通过利率机制来控制本国的金融体系,而现在市场则需准备好迎接中国的“利率走廊”。

中国央行将给市场更大利率发言权

中国人民银行最近在一份公告中描述了这项新措施,这是政府为加强金融体系的市场导向性而采取的最新行动,目的是令金融体系可以更加灵活地对国内需求做出回应。而中国人民银行出台这项措施的背景则是,有证据表明即使是中国人民银行在过去一年 时间里已六次降息以促进经济增长之后,许多中国企业的借款成本仍旧处在较高水平。

基本上来说,中国人民银行是计划采用一种新的、更具市场导向性的基准利率来替换当前的利率指导机制,也就是一年期存款利率由央行掌控的机制。为了避免新的基准利率出现过大的波动,中国人民银行计划为新利率设定上限和下限,也就是所谓的“利率走廊”。

如果能够取得成功,那么这种新机制将可更加符合其他央行的做法。专家指出,长期以来中国市场上的信贷利率都是由政府法令而非市场力量决定的。

从以往历史上来看,中国一直都利用政府设定的利率和贷款配额来在如有必要时推动资金进入本国的金融体系。这种机制对储户能从其银行账户中赚到多少利息是有限制的,同时也令银行之间无法低价出售贷款。再加上由政府设定的贷款配额,这种控制性措施使得中国政府完全掌控住了国内的金融杠杆。

但这种机制也有着自身的缺点。利率限制基本上来说能给中国的大银行带来一种有保证的利润率,但却使其几乎没有动力向小型的私营企业发放贷款。传统上来说,中国的小型私营企业一直都面临着难以获得信贷的困境。

另外,这还使得当局没有足够完美的工具能用来控制信贷。两年以前,当局曾采取措施来抽离中国金融体系中的流动性,目的是限制那些不负责任的贷款活动,这些活动所带来的结果是银行间拆借利率大幅上升,从而迫使中国人民银行彻底改变了自身立场。

而根据新的利率机制,中国当局将在本质上为资本成本设定一个范围,这将令市场获得更大的发言权,使其可以在这个范围之内推动利率发生变化,其结果是透明度将会提高,可能会促使银行发放更多贷款。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上周公布的一份由他联合执笔的工作报告中写道,“利率走廊可以有效引导市场预期和降低市场利率波动。”

中国当局已在此前取消了存款利率上限,但银行家指出,中国人民银行仍在以不那么公开的方式指令商业银行应支付的存款利率。另外,当前的机制缺少透明度,这使得银行及其他机构难以进行定价。

凯投宏观亚洲区首席经济学家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表示,“随着财富管理产品和在线融资的增加,再加上一个影子银行系统正在提供除银行贷款以外的另一种形式的信贷,推出一些工具来在整个金融体系中传输政策信号的必要性已经变得更加迫切了。”

上周,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将分支行常备借贷便利(SLF)隔夜利率从4.5%下调至2.75%,同时将7天SLF利率从5.5%下调至3.25%,并在当时特别提到了利率走廊的问题。随后中国人民银行还表示,该行“正在探索允许SLF利率作为利率走廊上限”的问题。

由马骏联合执笔的工作报告指出,中国人民银行应将银行超额准备金利率作为利率走廊的下限,目前这项利率为0.72%。根据这种假设,利率走廊将在0.72%的下限到2.75的上限之间。

利率仍有可能变得更高,但在利率走廊机制下,银行可直接以上限利率从中国人民银行借款以满足其资金需求。就目前而言,许多银行都在囤积现金,原因是它们担心在金融体系中的流动性变得紧缺的时候,自己将不得不以较高的成本从其他银行那里借钱。中国人民银行的工作报告指出,利率走廊机制能够削弱商业银行囤积现金的动机。

与此同时,这个机制还可降低中国人民银行直接向市场注入流动性的必要性,原因是当现金变得短缺时,银行将可自行借款。而就现在来说,中国人民银行必须承担向市场注入流动性的责任。

与单纯依靠这种公开市场操作的体系相比,利率走廊在稳定市场预期和降低短期波动性的问题上是更加有效的,澳新银行集团的经济学家刘利刚和Louis Lam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

但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首先,目前而言SLF利率很少会被用到。据最新的可用官方数据显示,自今年第一季度暂停常备借贷便利操作以来,截至10月底为止,中国的未偿还常备借贷便利为零。中国人民银行只会间或使用这种工具,而与市场利率相比,此前的利率对银行来说是过高了。

澳新银行集团的经济学家指出,“以利率走廊为通道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尚未被证明能在中国奏效”。他们还补充道,中国当局需要发展出一种收益率曲线,以便对不同期限的资金进行定价。

上一篇:中金宏观:政府存款增速远超居民储蓄 拖累经济 华泰宏观:外需分化掣肘出口 基数效应拉升进口下一篇: